雷锋六类人:有敌对有“意见

2018-10-03 07:57

  雷锋是中国的代表,是广大群众学习的榜样,是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标杆。雷锋事迹生动感人,雷锋崇高伟大。他是真实的、具体的、人人可学的新时代英雄。然而,对于这位影响了几代中国人的先进典型,一段时间里居然有人发难,对其真实性提出“质疑”,更有甚者,竟然,,极力以至雷锋形象。

  一是对中国“西化”“分化”、对我“和平演变”的敌对。这股有十分明确的战略指向,早就提出了“要把(他们的)脑子弄乱”“不知不觉地改变人们的价值观念,并他们相信一种经过偷换的价值观念”“我们要从青少年抓起,要把主要赌注押在青少年身上,要让它变质、发霉、腐烂”等等。一段时间里网络泛滥的雷锋的网文,几乎都是在这个大的战略背景下,一些海外敌对网站雇佣水军的。这些敌对外网为了兜售奸谋,甚至公然向其遥相呼应的喽啰“网授机宜”,要他们将其过分的网文样本稍加删节,以免被人抓住,其祸我。

  二是某些抱持根深蒂固意识形态的。他们站在价值本位立场上,将雷锋现象、雷锋置于观念的评判模型中,凡是符合价值需求的行为和现象便认为是好的,否则就斥为虚假的、人造的。他们戴着有色眼镜,看雷锋,以怀疑和的惯性,和的积习,否定中国意识形态,贬损中国英雄模范。在对待雷锋问题上,更将这一习性发挥到了极致。雷锋被看作中国国家意识形态的一个焦点,对雷锋正当性的质疑潜含着掏空国家意识形态正当性的预设。

  三是拾人牙慧,甘当敌对应声虫、“颜色”马前卒的人。此类人虽然不多,却影响很坏。他们自以为才高八斗,力能柱天,其实,他们既不了解历史,也不熟谙现实,既不识大局,也不顾大体,又无社会责任感,貌似特立独行,实缺思考,唯以马首是瞻。他们出于极其狭隘的一己或成见,效颦敌对的腔调,鹦鹉学舌,以非为是,指是为非;有的复制网上,经过“合理想象”,添油加醋,拿来混淆视听,;有的洋指挥,躲在黑幕中,自觉作内应,替洋东家对我“和平演变”出力,其言其行本质上乃之所属。

  四是打着学术研究、实际鼓吹历史主义的所谓“意见”。20世纪90年代初,以“告别”“回避崇高”论的提出为标志,历史主义在我国沉渣泛起。这股以“重评”“反思”和“还原”历史原貌为旗号,有时甚至打着“学术研究”的和“理论创新”的招牌,片面引用和剪裁史料,随意历史,精心设置一个个“历史陷阱”,具有很大的性、性和渗透性。他们否定中华民族悠久的历史传统和文化,否定中国近现代历史发展道,否定中国的历史和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就,否定重要历史人物。凡是英雄模范,一律,不光雷锋,连刘胡兰、黄继光、董存瑞、焦裕禄一概否定,甚至对我开国也来个“佛头着粪”,以求从思想上、根本上我们的社会主义根基。对此,不可不察,不可不防!

  五是素养低下、思想境界、误将崇高当的人。这些人不一定有什么图谋,只是本身自利,笃信“人不为己,”“拔一毛而利天下,不为也”,因而不相信世界上真的有舍己为人、助人为乐的人,认为那是“跟不上时代”的人,是十足的傻瓜。这就像盗跖不信颜渊,和珅不信包拯,潘金莲不相信王宝钏一样。道不同言相左,心不同相异,以度君子之腹,只会想到两岔去。雷锋是座巍峨的高山,蹲在阴沟里怎能见其无限风光!宵小庸人对雷锋的“质疑”,丝毫不能说明雷锋不真实,不存在,恰恰相反,只是说明了“质疑”者自己的和,委琐和虚妄。所谓井蛙不可语于海,夏虫不可语于冰,如此而已。

  六是迷离混沌、不分、、不知利害的人。这种人,缺乏见识,喜欢小道消息,听邪信谣,捕风捉影,进而为了显摆自己见多识广而长舌广告,四处传谣,自觉不自觉地成了雷锋的工具,成了英雄,毒化社会空气的帮手。

  然而,雷锋是不容的,英雄是不容的。英雄模范是国家之瑰宝,民族之精英。一个不知先进、崇尚英雄的民族是没有希望,没有未来的。一个专以和英雄模范为的人,是民族的、国家的蛀虫。事实上,放眼世界,任何国家和民族都爱护和自己的英雄,都以其英雄人物为荣耀和骄傲。二次大战中,苏军正是高喊着抗敌英雄卓娅和马特洛索夫的名字从胜利胜利,美军正是高喊着空战英雄杜立特的名字摧毁了一个个日军阵地。董存瑞、黄继光也曾激励我军战士忘我奋战,所向无敌。

  我们要切实珍视英雄,捍卫英雄,时时英雄,努力英雄模范的荣誉和,更要从国家和民族利益的高度上认识雷锋的价值、英雄的价值,更好地爱护雷锋、宣传雷锋,让中华大地涌现千千万万个雷锋、千千万万个英雄!